一臉茫然

太太考試不在的日子,想ta。

還沒有標題

——楔子


「算個命嗎。」



——————

白日裡這兒有暖和的太陽、孩子們的嬉鬧聲、微風吹來的青草味。
與黑夜下全然不一樣的氛圍。



周澤楷白天參加完母親的告別式後,覺得莫名空洞,他決定來看一眼這個他很喜愛的地方。

他走到充滿他與母親回憶的公園。

透過孤零零且明明滅滅的路燈,看著盪鞦韆、沙地上的城,和他曾臥倒的草坪。

放眼望去,沒有他的媽媽。

和現實始終隔著什麼的他,此刻穿過了迷霧,終於意識到母親已經不在了的事實。



這是周澤楷第一次知道死亡。



也是他還不長的人生中,唯一一次因為無法理解的悲傷,不能自己的哭。

這悲傷好像會讓他往後都一直哭下去。

只是人當然不會一直哭。
好長一段時間後,周澤楷突然停止哭泣。



他的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人,模糊的視線和昏暗的夜,讓周澤楷只能大概的知道這是個比他自己高一些的人。

然後他聽到了一個聲音說:

「算個命嗎?」



這是周澤楷對這座城市最後的記憶。

周&葉不分攻受。基本無肉,BE

等設定完再寫
(可能沒有那天的到來)

葉,天師。
(等查完天師資料再設定)
(可能沒有查到的一天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start



「這就是命運啊」

這是葉修某段時間用得很頻繁的口頭禪——那時候他忽悠了特別多人,一身高深莫測都在這句話說完後變得滑稽。





不知道為什麼,周澤楷突然想起這句話。一併浮現的還有葉修說這句話時,浮誇的抑揚頓挫,以及那副神棍一般的模樣。

周澤楷輕輕的笑了,滿腦子都是葉修。









也真不愧是他了。

要是葉修此時在場的話,也許會這麼感慨一下。

哪裡有人跟周澤楷一樣,大難臨頭還亂七八糟的想著葉修,好像面前的危險不是生死關頭,他不過是在看場三流的科幻電影。

醜又雜亂的氣流下一秒就會被英雄斬斷,美人以身相許。再然後,他們過上童話般的生活,從此他們的世界裡不會再出現任何邪惡。

可是他比那些中二的戰士來得清楚的多,眼前的不是電影。周澤楷是美人,卻不會有英雄來救。

不會有葉修。









真是怪了。





葉修不信命,他自己不信運。

沒一個相信命運能左右他們。

然而事實就是「命運」這種飄渺的東西,讓他們成為了現在的自己,讓他們相遇,未來會經歷無數相聚相離、無數個不眠夜、有無數未送達對方手裡的思念在戰火裡被埋沒。





命運是什麼啊?

怎麼會在我看到這個人的時候,就非他不可?





周澤楷被洶湧的氣流砸了好幾個血窟窿,痛得抽搐。

眼前的一切愈發模糊,他最後百般無奈的想:命運這次可會站在我這邊一次呢?





【陶叶】 一死兩命(短,完)

@喵喵
我還是_(:3」∠)_
應該沒問題???

*很重要!
有滿滿的私設
角色死亡注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你不能遺忘,因為一旦你忘了,這個世界就永遠失去這麼、這麼好的他了。

陶軒每個晚上都這麼對自己說。

其實就算這個世界永遠也不會失去他,陶軒還是會一直記得的。因為陶軒只相信自己。

但是陶軒卻忘了,自己的世界早因為葉修的死崩毀了。

小時候陶軒曾聽說:"當世界上所有的人都遺忘了、再沒有人知道某個人時,那個人就真的死了。"

在陶軒還小的時候偶爾會覺得這個世界有點冷漠。

長大後的他發現人死後,他的存在會不著痕跡的被時光抹去。

既然如此……那他便不用為此停下腳步,所以陶軒也不曾真心的去弔唁任何人。
反正世界便是這樣的。

陶軒這個人的芯子早已冷去,他的一生本該會都只為自己而活。

但從某一天起,他開始因為某人而行動。
不論是為了幫助,又或是對付他。

很久很久以後,陶軒才因為對此產生困惑,而停下了腳步。

至此,他便也一直留在了這裡。

陶軒偽裝出的熱情太過完美,所以他很放心的這麼對待每一個客人。
卻不知曉*年輕的葉修一眼識破了他的虛偽。

這個少年闖進了陶軒的生命,留下過多的足跡,卻不自知。
使得未來的陶軒因少年而變,一變、再變。

陶軒後來在編撰葉修的傳記時寫,"有種死萬分刻骨銘心,能深深的刻在生命的每一分、每一秒。可你又不能遺忘它。"

陶軒不再是陶軒了。

他從沒想過原來有個人一旦死了,自己的世界也會跟著崩壞。

只是他再也分不清死了的是自己的摯愛,還是鏡子前的自己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End

*葉修不知出於什麼理由,只告訴了蘇家兄妹他的本名,直到嘉世驅逐他,他才在興欣用回了自己的本名。

總之因為這樣,所以私設葉修對陶軒有著防備,沒跟陶軒說自己本名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他說:人死,心亦死。世界也還在運行著。
他也說:心死,人亦死。整個世界都是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謝謝觀看